波兰小村庄“人口之谜”难解 10年来,这里没有男孩出生房贷计算器

  “我们村被女孩统治”

  县长为他们开出了悬赏。科学家想调查他们为什么“缺席”。媒体记者蜂拥而至,采访能见到的所有村民,竭力渲染着这座波兰小村庄的“人口之谜”。

  因为近10年来,村里没有一个男孩出生

  媒体注意到这一点,是在不久前波兰举行全国初级消防员竞赛期间。位于波兰西南部、离捷克边境不远的奥得河村派出一支“娘子军”参加青年志愿消防员比赛,除了领队是男性,所有身穿制服上场竞技的队员都是女性。

  奥得河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:上一次有男孩降生在这座村子里,是2010年的事。在那之后,12个小生命呱呱坠地,无一例外都是女孩。

  “我们村被女孩统治着。”20岁的志愿消防员阿德里安娜·皮尔鲁斯卡告诉波兰TVN24电视台。村民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很多人相信是巧合,就像掷硬币连续掷出同一面。

 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,整个波兰都是“阴盛阳衰”,居民男女比例约为48比52,总人口性别比为0.930(每1000名女性对930名男性),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部分原因是大量青壮年男性移民到国外,只留下女人看家。

  但奥得河村的情况特殊。被波兰电视台报道后,小村成了媒体的焦点,各国记者纷纷涌入,让宁静的村子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  “(村子里)变得有点儿疯狂,几近失控。”村长克里斯蒂娜·兹扎克对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抱怨,有些记者不招人喜欢。最近,某独立电视台派来4名员工,拍摄《谜案:寻找失踪男性》这部片子。兹扎克对这部地摊文学色彩浓厚的作品很不感兴趣,村民们也是。

  移民潮掏空了波兰村庄

  对奥得河村感兴趣的不只是媒体记者。“一些科学家表示,他们很有兴趣研究为什么这里只生女孩。”村子所在县的县长莱蒙茨·弗里施科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全国各地都有医生打电话来出主意,教人怎么怀上男孩。”

  弗里施科刚和一名波兰中部的退休医生通过电话,后者宣称胎儿的性别取决于母亲的饮食。如果谁想要男孩,就得多吃富含钙的食物。

  “如果不起作用,波兰高地人还有其他久经考验的高招儿。”县长笑道,“比如在你的婚床底下放一把斧头。”

  弗里施科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。8月2日,他告诉TVN24,下一个生出男孩的家庭将获得一份惊喜。“媒体上有很多关于我们的话题。有一阵子我甚至在想,要不要用下一个降生的男孩来命名一条街。”弗里施科说,“他肯定会得到非常好的礼物。我们会种棵橡树,用他的名字命名。”

  某种意义上,这是为了满足外界的好奇心。弗里施科坦言,当地人还没迫切到非生男孩不可。连续10年只生女孩对外界是个奇闻,但奥得河村的人们只是觉得有点儿奇妙。

  “女孩们渐渐长大,孩子们围绕在我们身边,我们不怎么在意这事儿。”他说,“直到有人发现我们派出‘娘子军’参赛。”

  “我们把整个事件视为一桩趣事。”兹扎克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我总是说,大自然会找到平衡事物的方法。可能会有更多女孩在这里出生,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生出来的全是男孩。”兹扎克也有两个女儿。

  美国《纽约邮报》称,奥得河村的大多数家庭育有女儿,通常还不止一个,所以对县长的“悬赏”不感兴趣,觉得犯不着为这再生个孩子。

  奥得河村位于波兰最小、人口最少的省,农业是当地的经济支柱。和该国其他地方的许多村子一样,这里的人口经历了急剧下降。二战刚结束时,村里约有1200名村民,如今只剩272人。

  自苏东剧变以来,移民潮掏空了波兰的农村地区,这一趋势在该国于2004年加入欧盟后加剧。波兰现有3842万人口,《纽约时报》称,有200多万波兰人生活在欧洲其他国家。

  兹扎克的一个女儿搬到了德国。事实上,奥得河村的每个家庭都至少有一名亲戚生活在国外。人们担心“人口保卫战”越来越艰难。

  缺少男丁意味着壮劳力不足。“将来,谁干农场里的活儿?”兹扎克问。

  “娘子军”摘金夺银

  村子出名时,正逢夏天的农忙时节,麦浪连天是广阔的东欧平原在这段时间的主要景观。干草被捆成整齐的圆柱形金色草垛,立在等待收割的玉米地旁。

  年轻姑娘们在田里劳作。暑假的大部分时间里,皮尔鲁斯卡开着拖拉机穿梭于父母的麦田中。不过,消防局才是她真正想去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