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贷3000元1年后涨到69万 家里凑58万再也还不起计算器

女大学生贷3000元15个月后要还69万,今天这个新闻刷屏了,引起大家对于套路贷、校园 贷的再一次关注。

3000元15个月后要还69万

简单来说,事情是这样的:

李媛媛小心弄坏了室友的手机,她通过“分期乐”贷款3000元偷偷解决了此事。在15个月内,这笔贷款在55家公司间转让,3000元的债务也增长到了69万元。她父母收到了恐吓信息、女儿的雅照,家门口被人泼油漆。为了还债,父母抵押了房子,到处借债,还掉了58万元,剩下的11万,再也凑不齐了。

此时,贷款的违约金、滞纳金与日俱增。深深懊悔中,李媛媛想到了一死了之。而在看到女儿李媛媛的绝笔信后,家住甘肃省定西市的父亲再也坐不住了。他拽上女儿,前往公安局报案。

消息一出,引起网友的再一次热议:

套路贷、校园 贷的套路深

这个世界上最长的路,永远是套路。

贷3000元15个月后要还69万震惊了社会,而这并不是个例。

1月初,刚有新闻爆出,河南大二女大学生在70余平台贷款欠20多万元,年收入4万的父母对此感到绝望。

黄石市下陆区团城山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,由于在网上借了1000元钱,便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噩梦。还款速度根本赶不上所谓的“逾期费”,先后还了14万余元,仍还处在欠费中,其家人及通讯录上的好友遭遇追款威胁。

而且不仅是学生,连大学老师也中招。广州一位80多岁的大学退休教师深陷“套路贷”,2万元借款不到半年变成75万,合同金额超借款额10倍,最高日息高达100%,秒杀所有高利贷。最后连广州天河区一套价值350万元的房产,也被人95万元套走了。

根据“反电诈”侦查大队大队长赵志军的介绍,天津这家名为恒逸建筑工程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恒逸”)虽然打着咨询公司的名号,实际上却拥有“米贷金融”“租租侠”两个线上贷款平台。从2017年11月25日办理第一笔贷款开始,短短一年时间,“套路”了960多名在校大学生,其中18~23岁的本科生占到90%以上。

而其中的套路,真的让人发指。

就拿李媛媛事件来说,贷款后,一个月后,除了每月生活费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李媛媛开始违约,“分期乐”的催收员便将这笔债务“转让”给了另一家贷款公司。在“套路贷”的专业术语中,这一操作叫作“平账”。

实际上,两家公司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,有时甚至是同一个老板,“就像将右口袋的钱还到了左口袋。”

此后,这样的“转让”在55家公司一再上演,而原本3000元贷款,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。从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,15个月里,增长到69万元。

在提交给警方的材料中,李媛媛写下10多位经手业务员的名字,并陈述了这样的事实,“借9000元还6万元,只因逾期1小时”“胡某某与胡某某是一家,孟某某介绍的吴某某”。

“刚开始是小额,之后就是大额,还不清就有‘过桥’(高利息)。”由于害怕,李媛媛一直捂着这件事,直到恐吓信息接连出现在家人、朋友的手机上。

校园 贷:学生只是诱饵

家长才是目标

在抓捕20余名嫌疑人后,赵志军和同事总结出套路贷的常见“套路”,“具有严密的层级”。

据介绍,一个贷款平台一般分为5个层级。

第一层是中介人员,通过网络发放各类贷款广告;

第二层是客服人员,需要了解贷款学生资金需求,收集个人信息;

第三层是审核组,确认贷款学生身份真实性,核实父母的电话以及每月固定生活费;

第四层是合同制作组;

第五层是财务放款组。

“这些平台会看人下单。”赵志军举例,比如不会借给农村单亲家庭的孩子,不会借给公检法院校的学生,以及父母是公检法单位工作人员的学生。

与此同时,一些网络平台的信用积分也成为套路贷审核放款的重要依据,“一般要求芝麻信用在550分以上。”

为了洗清“高利贷”的嫌疑,“套路贷”会在合同制作上“煞费苦心”。“最早借助‘阴阳 合同’‘虚增债务’‘制造资金走账流水’‘转单平账’等方式‘洗钱’。现在已经将借贷合同伪装成租赁合同。”